当水箱开始破碎时,

        书屋里的众人,

        迅速开始后退。

        哪怕是之前站在最前面的周泽和安律师,也是下意识地后退。

        在这个时候,没必要装逼站着不动了,

        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听起来很炫酷,但炫酷之后马上就是要被活埋了。

        “哗啦啦!!!”

        水箱被搬过来时,就已经没水了的,但此时,却有腥红色的液体不停地滴淌出来。

        一般来说,鲜血都会带着浓郁的腥臭味,但这里的鲜血,却散发着异样的芬芳,让人有一种正在徜徉于花海中的错觉。

        在场的众人都不是菜鸟,

        都在下意识地“屏息”,

        但根本就没有用。

        书屋一楼的书架上,开始蔓延上一条条的枝蔓,枝蔓是假的,因为它们看起来是透明的,而桌椅四周,也出现了一条条的沟壑。

        这种感觉,像是在进行3D投影。

        虚假和真实在此时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原本水箱破裂的位置,飘浮出了一枚玉佩。

        玉佩上的娃娃脸,

        此时歪七扭八,

        像是被狠狠暴揍过一样,

        都快不成人形了,

        像是个畸形儿童。

        如果说,

        当初老道嘘嘘时,顺手放下一张符纸,只是抽了这家伙一巴掌的话。

        刚刚安律师不要钱似地狂丢符纸,等于是给这个“娃娃”来了一套组合军体拳。

        也得亏老道人不在这儿,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珍贵的祖传符纸给安律师拿来当手纸这样用,估计真得拿刀追着安律师砍个八条街。

        肿着脸的娃娃,

        想再维持住自己之前的那种阴森和诡异确实是有点难了,

        现在看起来,

        反而显得是那么的滑稽和可笑。

        “嗡!”

        玉佩开始龟裂,

        一片片,

        一块块地落了下来。

        但四周的场景却没有消失,

        反而变得更加的真实。

        恍惚中,

        周泽看见自己四周跪伏着一群人,他们有的穿着黑袍,有的穿着白袍,整整齐齐地跪伏在这里。

        而在玉佩的后面,

        则是出现了一尊铁架,

        铁架上绑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身上,插着九把刀!

        鲜血,不停地滴淌出来,

        滴落在玉佩的身上。

        下方的众人开始一起吟唱,

        一起膜拜。

        “这玉佩,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