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这个……”

  我尴尬的咧了咧嘴,说道。

  “在下本就不是什么聪慧之人,不过是运气好,说对了些东西,又办对了一些事,承蒙校长和盛王抬爱,得了聪明的夸赞,实在是惭愧。”

  “哈哈!单冲这番话,你就不是傻子。”瑞王笑道,“人贵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现在是什么身份,这就是最大的智慧。其实刚才是说笑的,我也觉得你是聪明人。只不过有些事情你还没有经历,还没有见过,所以不知道罢了。

  人非鬼神,见则知,不见则不知。其中区别,唯能者见一知多,庸者见一知一,劣者见而不知尔。你明显就属于那种见一知多的人,否则怎会小小年纪,就把世事想的如此明白?娀嫱跟了你,不亏,不亏呀!”

  瑞王的夸赞太过实在,实在到让我不好意思的地步。除此之外,我还觉察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瑞王好像不像姬娀嫱说的那样对她毫不关心,否则他也不会突然提到我和她的婚事。就在我猜测这事的时候,瑞王继续说道。

  “依我看,政治之事唯有二字,愚弄!上位者之间尔虞我诈,同时联合起来愚弄下面的人,这就是政治。而世上之事,十有八九与政治同理。人与人之间彼此愚弄,自以为聪明,暂时得利,却不知是在作茧自缚,害人又害己,可悲,可悲啊!”

  说罢,瑞王自饮一杯,似畅快、似感叹的“哈——”了一声,然后便自顾自的夹菜吃了起来。我细细琢磨起他说的话,觉得有几分道理,便虚下心来,诚恳的讨教说。

  “敢问殿下,世上之事,有哪些与政治同理,又有哪些不是呢?”

  “哈哈!我哪知道!”瑞王爽朗一笑,“世事繁杂!俗中有雅,雅中带俗,私中有公,公中夹私,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我哪能分得清呢?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错不在事,而在人。人心如何,行事就如何。

  政治之事之多寡,唯取决于人心耳。好人多,愚弄就少,反之也是如此。愚弄越多,伤害就越多,信用就越少,人活着就越累,反之也是如此。家庭美满,邻里和睦,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国泰民安,铸剑为犁,那才是真正的天下太平!”

  这人绝对不简单!

  瑞王的一番话下来,把我的脑瓜子弄得又涨又疼。我无法在短时间内理解并吸收这些东西,所以暂时还无法理解他的话,但我真的很向往他所说的那种天下太平的生活。

  瑞王见我开始揉太阳穴,哈哈一笑,说道:“今天就说到这里吧!以后有机会再探讨这些!现在我要问问你,你和我家娀嫱做了没有?”

  “噗!!!”

  由于话题转变的太快,我一时没忍住,把刚喝下去的酒喷了出来。

  做了没有?他说的是那个“做”吗?

  刚说完那么深奥的话题,就要讨论这么令人尴尬的事情吗?

  这家伙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咳咳……咳咳咳……”

  虽然大部分酒都喷出来了,但还是有少部分呛进了嗓子眼儿里,弄得我咳嗽不止。瑞王见状再次哈哈大笑,一边帮我拍后背,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你慌什么啊?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再说你俩都已经订婚了,做了又能怎样?有什么可怕的?你还能不要我们家娀嫱不成?”

  “咳咳……怎、怎么可能!”

  咳嗽还没止住,我便情急的解释说。

  “我俩还没有!真的还没有!”

  “有也无所谓的,反正她喜欢你。”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