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齐!拉齐!”酒馆中的头目不断用对讲机呼叫着外面警戒的佣兵,但他们此时正爽翻天,其实都听到了对讲机中的呼叫,但没有人愿意离开那名女子去拿对讲机回答,而且女子也不会让他们走。

    “嘿,你是从哪儿来的?”佣兵头目上前问进来的那个大汉。

    大汉仔细想了想道:“卡拉奇,巴国的卡拉奇。”

    佣兵头目笑了:“你有毛病吧?”

    大汉头也不回地冷冷道:“嘴巴放干净点,大家一起烤了羊,好好吃一顿,然后各走各路,最好不要拒绝我的提议。”

    头目笑了,其他四名佣兵也都笑了,觉得这名大汉脑子有问题,竟然完全无视他们手中的长短家伙。

    “你——”头目上前一把按在大汉的肩头,刚按下去,大汉突然一缩肩膀,抓着头目的手往柜台上狠狠一砸,同时抽出腰间的斧头,直接一斧头将头目的整个手掌砍断。

    头目惨叫着滚到一旁,其他的人立即抓枪,此时却看到那名大汉将头目的手指头咬了下来,在口中嚼着,嘴角淌着血的同时笑道:“很脆,就是皮不好嚼烂。”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干掉他!”头目捂着自己的断手,一面喊着一面朝着屋后跑去,他需要紧急包扎治疗。

    离大汉最近的佣兵扣动扳机的瞬间,那大汉直接用手抓住了枪管,子弹射穿大汉掌心的同时。大汉也捏碎了枪管,同时将他拽到跟前来,用脑袋直接撞了过去,将那名佣兵的脑袋撞开了花,随后将尸体扔向左侧的两名佣兵,将两人砸翻在地。

    两人的骨头瞬间碎掉,剩下那名佣兵已经傻了,因为他早就射空了手枪的子弹,12发子弹结结实实打在那名大汉身上,但是大汉身上连点血珠都没有冒出来。

    佣兵手忙脚乱去摸旁边的步枪。但被大汉抢先一步上前夺过来。随后当着他的面直接掰断。

    佣兵站在大汉面前,直接尿了裤子,大汉摇摇头,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将其脑袋砸进了身体之中。接着一把推开。这才转身来,用斧头砸碎着家具,刨了个坑出来。点火烤山羊。

    而此时,跑到后屋紧急包扎的佣兵头目包了一半,却发现在自己房间角落中,坐着另外一名模样清秀的男子,男子朝着他挥挥手,头目立即去拔手枪,刚摸到,那清秀男子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抱着他的脑袋,伸出舌头直接刺进了他的右眼之中。

    佣兵头目浑身颤抖着,最终手松开,歪头死去。

    清秀男子则收回舌头,含着头目的眼珠子慢悠悠地朝着外面走去,帮助外面的大汉生火。

    隔壁的仓库中,四名听见枪声的佣兵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转身就走,其中一人却被那名女子用大腿夹住,随后一用力,整个盆骨直接碎掉,同时她拔出跟前那人的匕首,直接捅向旁边一人,剩下两人立即伸手去抓武器。

    女人来不及反应,只得向角落中那名男子求救:“古兰达!”

    被叫做古兰达的男子只是笑了笑,隐入黑暗中,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两名佣兵抓了步枪,就朝那女子开枪,几枪之后女子不再动弹,但胸口中枪的部位并未流出丝毫的血液来


    佣兵对视一眼,持枪慢慢走近,靠近那女子的时候,女子突然一睁眼,对着他们笑了笑,夺过其中一人的步枪便射。

    两名佣兵持续中枪,女子站在那持枪扫射,伴随着自己的嚎叫。

    终于,子弹打光,女子的嚎叫变成笑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