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顾怀翼说自己那一剑刺偏了,唐术刑立即捂住口鼻钻进那翼蜥尾巴下面,定睛一看,果然插偏了,而且偏离菊花部位十来厘米,正觉得遗憾要拔剑出来,顾怀翼却出现在旁边,握紧龙麟刃在那翼蜥的菊花周围直接开了个血洞,紧接着小心翼翼将边缘的一些碎肉割下来,接着转身去搀扶了鬼虎到跟前。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鬼虎坐定,顾怀翼将手臂递给他握着,问:“有没有急救包之类的东西?要是你现在恢复了常人状态,会失血过多而死的,你可不能死,否则谁给唐术刑证明是他杀了翼蜥,也是他帮药金赶走了八方的人。”

    鬼虎抬头看着顾怀翼,双眼之中带着迷惑,随后他指着出口的位置,告诉顾怀翼在船上有急救箱,里面的东西可以让自己撑回去。顾怀翼点头,转身去拿药箱,此时听到顾怀翼那句“是他帮药金赶走了八方的人”的唐术刑和姬轲峰立即去找仲永,谁知道找不到仲永也就罢了,那锦承的尸体,以及巴裕也都不见了。

    “糟了!椰桑人呢?该不会又被挟持了吧?”唐术刑急得四下呼喊着椰桑的名字,“就这模样!根本不是职业海盗,是职业人质!专注人质三十年啊!椰桑出来!赶紧的!没事了!”

    许久,椰桑的声音才从最下面的某处传来,两人慌忙赶去,发现椰桑把自己缩进了某块礁石的缝隙之中,而那缝隙极小
。这家伙不知道怎么钻进去的,但拼了命都无法再出来了,只得在那高声求救。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椰桑拽出来,椰桑脸色苍白,四下看着,忙问:“没事了吧?”

    “没事,没事了,乖。”唐术刑摸着椰桑的脑袋,“当海盗都当到这份上,你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完全可以载入史册。成为历史上最窝囊的海盗。”

    “对了!”椰桑此时忽然抓紧唐术刑的手。

    唐术刑赶紧甩开,警惕地看着他:“你干嘛?你该不会经历万险之后,发现自己深爱着我吧?”

    “不是!”椰桑赶紧摆手,“刚才我看到那个那锦承和什么仲永。还有巴裕三个人趁着你捅那翼蜥的菊花时。从后面绕着山跑出去了。我本想通知你来着,但担心他们知道杀我灭口。”

    唐术刑和姬轲峰对视一眼,姬轲峰忙问:“仲永带着那锦承的尸体跑了?”

    “不是!”椰桑摇头。“那锦承还活着!根本没死!”

    “不可能吧?”唐术刑举起手中的那柄龙鳞剑,上面倒是一滴血都没有留下来,“明明他扑过来的瞬间,我一刀刺过去了呀?妈蛋,我忘记了,那锦承进入尸化状态了,一剑根本捅不死!艹!”

    姬轲峰摇头,觉得事情变化得太快了,现在看起来,好像八方也不是代表着正义那一方,不,也许仅仅那锦承是这样,其他八方的人还蒙在鼓里吧?或许,只能祈祷是这样了,否则他们真的是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唐术刑带着椰桑返回鬼虎处时,顾怀翼已经从船上返回,帮助解除尸化状态的鬼虎进行紧急包扎,随后打了吊瓶,完事之后,顾怀翼又在鬼虎的指导下,将翼蜥菊花内的那颗毒瘤给取了出来,小心翼翼放进那个保温箱之中后,扭头对唐术刑说:“那锦承还活着,仲永和巴裕带着他离开了,你又多了几个敌人。”

    “虱子多了不咬,反正我从小到大就没几个人待见。”唐术刑盯着那装有毒瘤的箱子问,“这玩意儿到底有什么作用?”

    “那个,给我。”挂着吊瓶的鬼虎指着唐术刑手中的龙麟刃。

    “凭什么!”唐术刑把龙麟刃藏在自己身后,像个担心别人抢自己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