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风彻底变了脸色。

他手中黑色牛角般的武器也是一件传说中的法器。

这件法器其实并非用角制成,而是用牙制成。

这件法器叫做恶魔牙。

它的唯一功用,便是可以让修行者将它当成自身经络的一部分,可以在寻常的修行过程里,不断的将一些真元注入其中,保存起来,然后在合适的时候,一次性将它保存的真元激发出来。

任何一名修行者一刹那调用的真元都有极限,即便是林意和夏巴萤、白月露在达尔般城地宫里遇到的齐眉,他的经脉也只无法承受他体内所有真元的爆发。

像他那样得了不朽神元和修炼了数十年的万化剑元的怪物,最多也只能承受自己体内半数的真元的瞬间喷发。

恶魔牙这样的法器,就相当于能够大大提升修行者激发真元的上限。

这种法器,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极为罕见。

这也是他听说林意不在此处后,便想行险杀死夏巴萤的信心来源。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夏巴萤手中的这根黑色铁鞭朝着他击出,在他的感知里,他所在的这方天地里,上方的夜空就好像直接崩塌了下来。

天空里的夜色,就好像被这根铁鞭直接扯下来一块,夜空之中的黑色都似乎淡去,浓缩在这根铁鞭之中。

他和夏巴萤之间的空间里,发出了无数奇异的轰鸣声和碎裂声。

他手中的恶魔牙在剧烈的震颤着,他许多年积累下来的真元,正像洪流一般从角尖喷涌而出,然而诡异的是,那些原本被他的气息震裂,往上飞出的营帐的碎片,却是反而因为夏巴萤的出手,而被莫名的力量卷吸,反而又倒飞下来。

在两股磅礴的力量的撕扯之中,这些营帐的碎片竟然悬浮在空中,就像是冻结在黑色的琉璃之中,然而在下一刹那,这些悬浮的物事,又开始碎裂。

余东风的身体也剧烈的颤抖起来。

在他的感知里,在他和夏巴萤所在的这方空间里,同一时间碎裂的,是无数天地元气的流动法则,原本在他的真元引聚之下,将会化为可怕威能的法则,似乎瞬间就不再存在。

他的真元,无法再引起天地元气的共鸣。

轰的一声巨响。

他身前的所有元气力量被这一鞭尽数击碎。

地上的泥土炸裂,烟尘大作,余东风的身体倒飞十余丈。

待得烟尘渐渐散去,余东风的身体还在震荡不已。

他很勉强的站稳,苍白的脸上全部都是一种难以理解的情绪,他的嘴角两侧,有血水不断的滴落。

他的手中还紧紧的握着那只恶魔牙,只是他的握着这件法器的手都已经被劲气割出了无数道伤口,其中有些伤口可见白骨。

夏巴萤轻轻的咳嗽起来。

她抬起了左手,将一物塞入了口中,然后直接吞吃了下去。

所有的人都感觉到她所受的只是轻伤,最多便是真元有所损耗,而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余东风和颇超绝以及另外一名供奉,都知道了她所吞的并非是伤药。

她的体内的真元又迅速的充盈起来。

余东风苦笑起来。

他知道哪怕夏巴萤再给他出手的机会,他也不可能取得胜利。

他深吸了一口气,竭力控制着自己体内震荡的气机,道:“我认输。”

“什么法器?”

夏巴萤看着他手上的恶魔牙,问道。

“恶魔牙。”余东风垂首,看着染满了自己鲜血的法器,道:“前朝东烟阁的传承法器。”

夏巴萤轻咦了一声,似乎听说过,然后她抬了抬手上的那根黑色铁鞭,道:“这是打神鞭,传说中大周王朝国师的法器。我之所以敢和你定那样的赌约,是因为这件法器可以破坏任何神念境修行者的真元对于天地元气的感召。因为你是神念境修行者,所以你必败无疑。”

“好强大的法器。”

余东风叹息了一声,却是忍不住问道:“施展起来,便无任何限制?”

颇超绝和另外那名供奉此时心中也是同样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