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从徐炎空降下来后,汪洋得位置就比较尴尬,他即便不是孙立人的人,在面对徐炎时也会感觉有点不自然。谁让自己不是徐炎的人呢?只要这个根本点没有改变,他的日子就永远都是尴尬别扭。

    而现在孙立人居然还惹上这种事,想到这种事可能带来的后果,汪洋就只有在心底暗暗叫苦不已,你孙立人是有高青云和凌励撑腰,甚至还有陈谏书的支持。但那又如何?难道说徐炎是单打独斗的吗?

    不是,现在有迹象表明徐炎背后站着的是苏沐,有苏沐这个市委书记撑腰,徐炎或许在面对孙立人的时候需要顾忌,可对他需要另眼相看吗?

    一个办公室主任,说拿就拿下,再不济调整分工也是很简单的理由,只要占据主导地位,徐炎拿捏起来自己简直易如反掌。想到这些,汪洋就只能满肚子的苦恼,就只能期待孙立人能像是以前那样,在公安局里脚跟稳固。

    徐炎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来。看到徐炎进来,所有喧哗议论声全都消失,所有人全都神情庄重的望过来。别管之前有没有和徐炎打过交道,最起码的尊重是要有的,难道说因为陌生就要连规矩连底线都不顾吗?徐炎落座后,扫过全场的同时,眉宇间浮现出一种冷意。

    “孙立人同志呢?”

    “孙副局长可能是因为临时有事所以才耽搁。”汪洋强撑着头皮解释道。

    “临时有事?”

    徐炎冰冷嘲讽的眼神紧盯看汪洋,厉声喝道:“汪洋同志,你知道自己说出来的是什么荒谬理由吗?”

    “你说孙立人临时有事耽搁,我问问你,在这个时间点,他能有什么事?再说我之前吩咐你的时候,难道说的不够明确吗?”

    “我说的是在家的所有副局长都必须到场,尤其是他孙立人,怎么?其余人都能过来,他就要搞特殊化吗?”

    “汪洋同志,你是办公室主任,要是说连这点事都办不到的话,我就要怀疑你的工作能力!”

    “我……”汪洋欲哭无泪。

    咣当!

    就在这种尴尬的时候,会议室的房门从外面推开,孙立人的身影出现,刚到这里后,就冲着徐炎赔笑着说道:“徐副市长,真的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来晚了!”

    徐副市长?

    没错,副市长的权势是比公安局局长要大,在外面这样称呼也是理所应当的。可现在从孙立人的嘴里说出这个,怎么听都让人感觉有些意外和别样味道。这算是什么?是你孙立人在暗暗讽刺徐炎,只是一个副市长吗?

    面对孙立人的迟到和别有用心的称呼,徐炎脸色阴沉,没有给他颜面的意思,直接说道:“孙立人同志,不管你之前是怎么做的,但请你记住,今后做事是要守规矩!所有人都已经准时到场,你却迟到了,难道你就比别人特殊吗?”

    “好!”孙立人脸上的笑容顷刻问僵硬住,再望向徐炎时,眼中闪烁看一股冷意。尼玛的徐炎,老子给你面子才笑脸相迎,你那?就这样臭着脸吗?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你这算什么?你还敢当着他们的面给我玩挑拨离间的把戏,哼,不是我自夸,只要有我在一天,他们这群副局长就谁也别想能翻出浪花来。这市公安局是我孙立人罩着的,你徐炎也好,他们这群副局长也罢,谁也别想惹是生非。

    简单一个好字说出后,孙立人就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老神在在的不再说话。察觉到孙立人的这种冷漠嚣张后,徐炎嘴角斜扬,心底冒出一股冷意。孙立人,你真的当我是他

PS.在此推荐一个公众号bamiaowenxue(八秒文学)快关注起来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