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

    苏沐没有任何征兆,就那样突然跌倒在地,脸色和刚才相比,明显变的苍白许多,整个人的神情也很是萎靡不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流露出来的目光都变的无精打采。

    “苏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徐中原拦住苏沐急声问道。

    “苏沐,你怎么了?”方硕同样大声喊道。

    随着两人的喊叫声响起,散在四周的中警内卫全都呼啦着向这边冲过来,瞬息间便出现在当地。当他们确定徐中原没事后,紧绷的神经才算放松一些。

    “爷爷,我没事,就是刚才治疗的时候有些虚脱,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苏沐扯出一个笑容说道。只不过这样的笑容,看在徐中原眼里,是那样的心疼。

    “小方,背着苏沐咱们回县城。”徐中原当机立断道。

    “是!”方硕利索的背起苏沐,转身便向外面走去。

    “老伙计们,明年我再来看你们,为你们扫墓!放心,到时候我还会带着苏沐前来的。”徐中原喃喃自语后,便在中警内卫的陪伴下,离开了落霞沟。

    正午太阳照耀下的落霞沟,在徐中原他们的离开中,突然间刮起一阵大风。大风卷动着地上的杂草,四散飞舞。

    ……周一,江南省省委党校。

    虽然兼任着党校的校长,但叶安邦真正来这里的时间并不多,更多的是在组织部里面办公。省委党校就算有什么事,都会专门过去请示。但这并没有让人忘记,谁才是这座党校的校长。相反因为叶安邦省委组织部长的身份,越发的让他成为党校师生心中忌惮的人。

    作为掌管着全省官帽子的省委组织部长,作为党校名正言顺的校长,叶安邦想要动省委党校的任何人,都没有必要看谁的脸色行事。

    这便是叶安邦的权力!

    而现在正因为这种权力,让省委党校的领导阶层全都感到战战兢兢,他们都很为不解,叶安邦为什么会突然想着前来省委党校。所有人都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两侧,等待着叶安邦的到来。

    “张校长,叶部长怎么好好的想起来要过来了?”作为省委党校人事处的处长黄仁强低声问道。

    张渊现在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叶安邦的风格他从来都把握不住。但即便把握不住,张渊却也清楚,叶安邦在前段时间党校处级干部培训班开讲之时既然来过,那么近期便不会再来党校。为什么好好的突然要过来那?

    而且最让张渊不解的是,之前并没有任何的风声传出来,直到刚才上班的时候,自己接到钟泉的电话才知道,这才找急忙慌的赶紧让所有人全都出来迎接。

    希望叶安邦只是例行程序,过来上班的。不然真要是别的原因,张渊估计就得头大。要知道张渊作为省委党校的常务副校长,在叶安邦不在的时候,是全权负责处理党校事宜的。真要是出事,他就得第一个顶出来。

    “不知道,看情况再说吧。”张渊说道。

    对黄仁强,张渊倒是没有必要多么谨慎,怎么说他都是自己这边的人。要不是这层关系在,黄仁强也没有可能成为人事处的处长。

    “张校长,叶部长的车!”黄仁强眼前一亮道。

    随着一辆奥迪车缓缓停下,叶安邦从里面走出来,扫了一眼站在两边欢迎他的人,眉头不由微微一皱。“老张,我过来不过是看看,搞这么大的阵仗干什么?知道的清楚我是前来上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客人那。

PS.在此推荐一个公众号bamiaowenxue(八秒文学)快关注起来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