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失去理智的时候真的是会做出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这样的事情真的会让人铤而走险不说,最为主要的是陷入到牛角尖之后,很多时候都是以生死作为代价交换而来的。

    像是现在的焦猛储,在想到自己现在所遭受到的不公待遇都是因为谁带来的之后,整个人已经是近乎疯掉。满脑子都是想着找蔡金堂报仇,向他讨要说法,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便径直奔出去,没有谁知道他到底去了哪做了什么,直到下午六点,天色渐黑的时候,才传来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蔡金堂被绑架了!

    动手的就是焦猛储!

    当苏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和这次前来负责抽查县财政局账单的省财政厅经济建设处的处长阎崇聊天。没错,这次这个事情并非是因为苏沐一手促成的,其实也是省财政厅进行着的一个内部抽查活动,恰好被苏沐知道后,就让阎崇负责花海县这边。

    即便是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有着阎崇在这里,苏沐也是能够很为容易的解决掉不是。换做其余人的话,苏沐也不会这样做。毕竟县财政局可是他管辖的部门,真的要是闹得不像话,人尽皆知丑事的话,也会给人种不好的印象。

    “苏沐,你们现在已经可以暂时性的将蔡金堂给控制起来了,这里面涉嫌到的事情真的不小,光是贪污和做假账、收受贿赂就够他受的!”阎崇笑着道。

    “没有想到我的财政局竟然已经变成了这样!”苏沐苦笑道:“我是真的想要为花海县的老百姓办点事情,也想着其余人也会是这样的想法,但现在那?蔡金堂这样一个财政局局长,就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你来帮助我的话,我都不敢想象。”

    “很正常,这就是人心!”

    阎崇淡然道:“不是说你想要做事,其余人就会想着让你做事,你是怎么想的,他们又是怎么想的,这是不一样的。所以说你趁早将这样的毒瘤给剜掉。乱世用重典,现在的花海县正处于发展的时候,财政局如果在其中扮演不好角色的话,那问题就严重了。”

    “我明白,我这就安排!”

    苏沐说着就要让章锐他们动手将蔡金堂给控制起来的时候,章锐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什么?你再说一遍!”当苏沐听到章锐的汇报之后,神情不由一愣,急声问道。

    “是真的,苏县长,就在刚才焦猛储将蔡金堂给挟持了,如今在咱们县郊一处废弃的破厂房里面,他们就在顶层,焦猛储喊话了,说是让你和李书记都过去。不然的话,他就要将蔡金堂给推下去!”章锐恭声道。

    “现在情况怎么样?”苏沐问道。

    “孟书记已经过去,那个地方也被我们的人戒备起来,但焦猛储应该是喝了酒,情绪很激动。再加上他手中又拿着凶器,我们怕真的要是出现意外的话,场面会没有办法控制!”章锐实话实说着。

    “好,马上给李书记汇报,我现在就过去!”苏沐说道。

    “是!”

    阎崇已经听到了章锐的话,不过却是没有多少焦虑的样子,神情镇定着道:“你去吧!”

    “好!”苏沐点头道。

    等到苏沐离开之后,阎崇嘴角才露出一抹嘲讽般的笑容,“真的是愚蠢至极,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真的以为你绑架了蔡金堂就能够随心所欲吗?笑话,这样做,只能够让你更加陷入到悲惨的境地中,愚蠢之人!”

    其实在阎崇的心底

PS.在此推荐一个公众号bamiaowenxue(八秒文学)快关注起来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