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章节报错』

    当求道殿的一日修炼结束后,周元便是与同行的周泰分别,他立于山涧云雾间,面露沉吟之色。

    虽说沈太渊答应了他参与首席之争,但他也明白,这之间的确是充满着难度,如果他不借助天元笔的力量的话,现在他的真实战斗力,恐怕顶多只是与白璃,秦海他们相当。

    而在那首席之争上,能够具备参与资格的弟子,就算手中没有真正的天源兵,但恐怕准天源兵也会想办法准备的。

    那样的话,同样能够让他天元笔的优势减弱许多。

    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论是他们这一脉的周泰师兄还是张衍,他们的实力,都是真正的达到了八重天,这远非杨玄那种半吊子八重天可比。

    所以,周元如果想要在年底那场首席之争中脱颖而出,那么他就必须抓紧这最后的两个月时间,尽可能的提升自己。

    “先去将一道天功还给玄老吧。”周元沉吟了片刻,暂时的将心思按耐下来,然后身影一动便是冲天而起,对着圣源峰靠近主峰的方向疾掠而去。

    半柱香后。

    他的身影在那山脚古朴的殿前落下,在殿前的青石广场上,一道佝偻的苍老身影,依旧是手持竹帚,慢悠悠的扫着地面上的枯黄落叶。

    而听得破风声,他方才颤巍巍的抬起头,浑浊的眼睛看了一眼周元,似是笑了笑,道:“小家伙,看来你还蛮守信的啊。”

    “我还以为你打算不认账呢,毕竟我这么一个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头子,实在没啥威慑力。”

    周元闻言,则是撇撇嘴巴,你就装吧你,以你在苍玄宗的辈分,只要开个口,恐怕连青阳掌教都没办法拒绝。

    “喏,答应你的一道天功。”周元手中出现了一枚玉牌,他磨挲了一下,脸庞上浮现出极为肉痛之色,这玉牌可就代表着一道天功啊,只要他想的话,随时都能换取一道天源术。

    但没办法,这是他从这里获得“太乙青木痕”的代价。

    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如果不给这一道天功,这玄老会不会废除掉他修成一半的“太乙纹”,但显然周元不想用这个来冒险。

    玄老伸出干枯的手掌,接住周元丢过来的玉牌,随意的看了一眼,便是收入袖中,然后他瞥了一眼在旁边一脸肉痛,不断嘟囔着什么的周元,浑浊的眼中倒是掠过一抹笑意。

    周元给了玉牌,便是不想在这里多留,闷声道:“既然天功给你了,那咱们就两不相欠了啊,告辞了。”

    他转身就打算赶紧离开这里。

    “你好像很想进这座被封印的主峰?你对这里很感兴趣吗?”而就在他刚欲离去时,玄老那苍老的淡笑声,便是传来。

    周元的脚步一顿,神色不动的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圣源峰是苍玄老祖曾经修行的地方,而老祖也是当初苍玄天中的第一强者,我想,恐怕没有谁会不对他修行的地方感兴趣吧?”

    玄老慢慢的在石阶上坐下来,竹帚放在身旁,道:“你是想要参加年底的首席之争吧?只有圣源峰的首席弟子,才有资格进入被封印的主峰。”

    周元点点头,并没有否认,这个消息现在已经传出去了。

    玄老敲了敲膝盖,慢悠悠的道:“虽然圣源峰没落到仅有三脉,不过以小家伙你现在的实力,想要争夺到首席弟子,怕是难度不小哦。”

    周元没好气的道:“那就不劳您操心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