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们就这么看着么?”

    张不同在战将中的威望仅次于费大强,现在已经忍不住怒火中烧,握紧拳头想要出手了!

    而那些医师炼丹师们同样满脸愤慨。

    经历过两次从医馆离开,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地方,结果才开业,就被欧阳兄弟带人砸了!

    若非林逸不允许,他们也要抽刀子上前拚命了!

    “嗯,就这么看着,让他们砸!”

    林逸却一脸云淡风轻,根本没有丝毫怒容,甚至嘴角带着些许微笑:“本来这里的装修就不太适合我们医馆和丹行,因为赶时间才凑合一下,现在刚好,有人免费帮我们拆除,不是挺好的嘛!”

    张不同等人闻言都忍不住嘴角抽搐,这能叫拆除么?直接就要拆迁了好吧!

    重新装修是挺好,可看现在的样子,估计要重新建造才行了……

    欧阳常青没跟着进去,听到林逸的话顿时冷笑连连:“你觉得还有重新装修的必要么?司马逸,不怕老实告诉你,有我们兄弟在一天,你就别想开什么医馆丹行,你开一次,我们就来砸一次,不信你就试试!”

    “呵……不需要试,你们现在砸的开心,回头就要乖乖回来帮我重建,所以现在你们砸的都是你们自己的东西,下手再狠,我也不会心疼!”

    林逸耸耸肩,然后对欧阳常青做了个请的手势:“要不你也进去砸几下?好歹听个响试试手感,回头来赔偿的时候不至于觉得亏得慌!”

    “呸!司马逸你白日做梦呢吧?还是受刺激太大,直接就要疯了?那我可是罪过了!”

    欧阳常青不屑轻笑,觉得他已经取得了对阵林逸的极大优势。

    虽然还不能杀了林逸,但看林逸现在这样强颜欢笑,强装镇定的样子,也非常容易有满足感!

    少顷之后,欧阳常虹带着手下拆迁队趾高气扬的走了出来,还特意在林逸面前拍拍手,散落几丝灰尘。

    “大兄,里边都拆的差不多了!我们可以走了,看司马逸这小子还怎么开医馆丹行!”

    转头他又扫了一圈那些看热闹的围观众:“你们都看到了吧?司马逸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信任!他们也不可能开出什么医馆丹行,以后想要延医问药,还是来我们武盟分部的炼丹协会吧!”

    欧阳常虹却不知道,他这样欺行霸市一般的行径,看着是挺威风,却已经在民众心里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同时,反而令大众对林逸等人产生了一定的同情感。

    虽然林逸并不需要这种同情,但不可否认,等林逸的医馆丹行真正开设之后,帝都中的人心,会很自然的偏向林逸这边。

    欧阳常虹可以说完全是作茧自缚……他还得意着呢,觉得是彻底阻断了林逸开设医馆丹行的道路!

    “这就走了?还有没有没砸彻底的地方?都砸彻底些啊!”

    林逸笑眯眯的看着欧阳兄弟,就好像在看两个钱袋子一般:“别留手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还指望着你们能重建的漂亮些,要是遗留下一些旧的东西就不好看了嘛!”

    “呵呵!大兄,这家伙怕不是傻了吧?按说和一个傻子不该太过计较,可我怎么就那么想弄死这傻子呢?”

    欧阳常虹对林逸冷嘲热讽,而欧阳常青却觉得林逸的态度实在有些诡异。

    不过,林逸身边的人都是各种愤怒怨恨的眼神,好像不是装出来的……所以司马逸这小子只是在虚张声势?

    不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