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第4章 鬼手破背(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专门和鬼事打交道的人叫阴人,这些阴人,全国各地都有一个规矩森严的组织,将民间擅长鬼事的奇人笼络在一起,叫“阴行”,湘西一代有湘西阴行,闽南一代有闽南阴行,我这个城市里的阴行,叫:川西阴行。

加入了阴行的人,才算是正儿八经的走江湖人。

我因为我父亲的缘故,懂不少“鬼事道行”,但我并没有加入阴行,所以我不算阴人。

如果我要帮夏花破秘术,就会得罪那个使秘术的高人,同时我也算坏了阴行规矩,会遭到川西阴行的报复。

这些阴行里的阴人,各个都懂“秘术”,他们要报复起人来,手段残忍。

我真的要为了夏花,犯阴行规矩,去接受川西阴行的报复吗?

值得吗?我一时间有些摇摆不定。

也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外头有开门关门的声音,也有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声音,我猜想,应该是那三个房地产的老板,把夏花给接走了。

我叹了口气,走到了阳台上,向下望去,很快,我瞧见两个男人领着夏花在小区里走着。

我眯起了眼睛,看到了夏花的魂——那个拖着一枚棺材,孤苦伶仃行走着的魂。

我闭上了眼睛,说道:苦命之人,四处被禽兽、畜生惦记着,我不帮她,谁会帮她?犯规矩就犯规矩吧——我李兴祖何惧!

我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就算我不是阴行的人,我也要帮夏花走这一趟浑水!

……

第二天早上七点,我才起床,我就听见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开了门,敲门的是夏花。

夏花有些喜气洋洋的,她说我的那人皮般若,真的管用——昨天她被接到了房地产老板那儿,三个老板让她去先去洗个澡,然后要好好“伺候”她。

她很害怕,躲在了浴室里,不知道怎么办,也就这个时候,她听到外面连连惨叫,过了几分钟,那三个老板的手下来到浴室前敲门,让夏花先回家,明天晚上再来!

“你那个赤般若,到底有什么……让那三个畜生不敢那个……那个我了?”夏花问我。

我笑着对夏花说——那三个老板,昨天晚上见鬼了——也不是真鬼,就是我给你画的那个女鬼——他们瞧见了一些“女鬼”幻觉,被吓得嗷嗷叫,自然没心思再去折磨你了。

夏花心情又开朗了不少,她在我的身上,看到了真正的希望。

我洗漱了一阵,带着夏花去了我的工作室,我帮她查一查她身上被下的秘术。

到了我的工作室,夏花看着周围的“纹床”,问我这儿平常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说我是一个刺青师,这儿是我给客人做刺青的地方。

接着,我让夏花把上衣脱了,躺在纹床上。

听到“脱衣服”,夏花惊吓得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我拍了拍脑袋,怪我怪我,夏花是一个对“男人”有心灵创伤的女人,我贸然让她脱衣服,估计又刺痛了她的心。

我连忙跟夏花解释,说我这个人,也懂秘术,我这秘术是家传的,叫“阴阳绣”,以死人血作为颜料,阴魂为引,在人的皮肤上做刺青。

我们能靠着刺青,帮人加持气运、保平安、镇邪鬼,还有一点,我能通过刺青,和阴祟交流。

“啊?”夏花听了我的话,这才打消了疑虑,说她多心了。

我笑笑,夏花背对着我,脱去了上衣,露出了后背,然后缓缓的上了纹床,趴在纹床上,问我:做刺青不会痛吧?

我笑着说:我今天给你做的是刺青,但是不用针纹。

我如果给夏花做了真正的刺青,她必然会受到那开放商老板的怀疑,所以,我用毛笔代替“纹针”,只做刺青图案,不纹身。

我从纹身室的小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封存了很久的死人血,倒在杯子里,接着拿了一根毛笔,要给夏花做刺青图。

我按照我们秘术里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