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雄火急火燎的问我,我摇摇头,说暂时还没想到办法,这奶孙两人的恶缘,还真

    有点不好化解。

    “哎!”万雄叹了口气,说他昨天晚上,陪着荆棘喝了一晚上的酒,他喝了酒,就开

    始骂鼠老太,骂得难听。

    荆棘越是骂,其实是越在乎,但恶缘已成,没有独特的办法,他这恶缘,真是化不了。

    “对了,小祖哥,先不聊荆棘的事了,你大早上打电话给我是有事?”

    我说我这儿有一块金砖和一块狮子玉,上头刻着羌文,我也看不懂,你来帮我掌掌

    眼,也不是平白让你看,给掌眼的费用。

    “哎呀,小祖哥帮咱那么大的忙,这点小事还谈钱!”万雄说:去茶馆还是你家啊?

    我说就直接来我家吧。

    “好!”万雄一口应了下来,挂了电话。

    其实万雄这个人,真的不错,就是他稍微有些轴,很多事他如果不想做,就肯定不

    会做,怎么逼都不行。

    他前几天不愿意跟蔡子龙同流合污了,说走就走,哪怕家人被蔡子龙要挟了,也不

    现身。

    他不愿意把“昆仑玉教后裔”的事说给别人听,我跟他好话说了一箩筐,愣是从他嘴

    里撬不出半个字来。

    挺有意思的一个人。

    ……

    一个小时之后,万雄到了我家。

    我指着茶桌上的金砖和狮子玉,让他看看。

    万雄先是捧起了金砖,瞧了第一眼,就告诉我,说确实是羌文。

    接着,他仔细的看完了金砖羌文,又捧起了狮子玉,看了看狮子玉上的羌文后,说

    道:这是羌族的一种秘术,叫公母神,只是请得不到位,没出最大的效果?

    我问万雄:公母神是羌族的一种神灵吗?

    “其实也不是神灵,是借神灵之力,来镇压邪祟、恶鬼。”万雄挠了挠头,又说:你

    们可以认为他们是道家的符箓,这金砖和狮子玉,就是符纸本身,这些羌文呢,就

    是画在符纸上的“鸡血咒”。

    万雄说:羌人崇拜自然,敬仰的神灵,大多都来源于自然,比如说山神、水神、屋

    神、灶神,公神和母神呢,分别是金矿和玉脉,里头还有段传说呢。

    接着,万雄又跟我们说了羌人神话中,关于男人和女人的起源。

    华夏神话里,男人和女人,皆是女娲用泥巴捏出来的。

    但羌人的神话,延续了古羌族的神话,古羌族居于昆仑山一代,昆仑山的阳面有一

    片玉脉,阴面则藏着一座金矿。

    某天,玉脉化作了一头雄狮,雄狮冲上了昆仑山,张嘴吐出了一个又一个玉人,玉

    人就成了最早的男人。

    金矿化作了一头金蟒,也游上了昆仑山,他在昆仑山游动的时候,浑身抖落出了一

    片片的金鳞,金鳞成了最早的女人。

    所以,玉狮子是羌人的“公神”,是男人始祖,金蟒成了羌人的“母神”,是女人祖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