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极乐 第140章 石人(小白花冠名)(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荆棘听了我的话,摇摇头,把衣服给脱了,露出了后背的白猿图案。

    他背后的白猿,其实类似白癜风,背上有一部分皮肤,呈现一种病态的白色。

    这些有类白癜风的位置,组合起来,成了一头白猿,脸孔、轮廓都特别清晰。

    鼠老太站在荆棘背后,看了许久之后,说道:像——真的像!石头也是这个白猿图

    案!你就是石头,你是我儿子……你怎么活过来了?

    荆棘听了,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说道:老太太,你真别乱认亲戚了,我真不是你儿

    子……我爸妈肯定是我亲爸妈。

    “不对,你不是我儿子,你背上没有印记。”鼠老太说:我儿子的腰部,有伤疤,你

    不是我儿子。

    荆棘说道:这就对了,不是背后有白猿的都是你儿子!我估计,这全天下,不止我

    一个人有白猿图案,你认错人了。

    荆棘说完,穿上了衣服。

    鼠老太也在附和:是,肯定不是,石头已经死了,断然不可能再活,我真的认错人了。

    我则在旁边插了一句嘴,说:老太,我估计确实是认错了,你看荆棘的年纪,怎么

    也不可能是你儿子,顶了天,算你孙子辈的。

    我这随口一句话,竟然把鼠老太和荆棘,同时说愣住了。

    接着,荆棘率先开口,询问鼠老太,说:我爹背后,确实有和我一样的白猿图案,

    对了,你刚才说你儿子腰部有伤疤,是个什么样的伤疤?

    鼠老太立马说道:呈一个星星状,是烧伤的疤痕,他两岁的时候,太调皮,翻到炭

    盆里烫的。

    荆棘再次愣住了,他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说道:我父亲也有这么一疤,对了,你以

    前住在哪儿?

    “住在冯默县的冯家村。”鼠老太说。

    “难道你真的是……”荆棘双手撑住了桌边,站都站不稳,他说:我父亲,在我年少的

    时候,每年都要去冯默县的冯家村走一趟亲戚!

    荆棘又问鼠老太:你当年,是怎么和我父亲失散的?

    这个我知道,当年,鼠老太的心里记挂着“鼠王”书玉,刚好,她儿子石头,又被她

    当时的男人给摔死了,她就把儿子埋在了土里,压了石板算是给儿子料理了后事,

    然后再孤身一人,满世界、漫无目的的去找书玉。

    我把这事,说给了荆棘听。

    荆棘听完了,再次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还以为我的家人都死了呢!原来我奶奶

    还活着,我父亲小时候,老跟我说他是从坟堆里爬出来的,说他没爹没妈,土地就

    是他爹、坟堆就是他妈,我还以为我父亲跟我说着玩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如果当年鼠老太的儿子没死的话,肯定是从鼠老太做好的“坟堆”里,爬出去的啊。

    鼠老太听完了荆棘的话,痛苦的喊一声:我上辈子是造了多大的孽啊!我一直都以

    为我没有家人了,想不到我儿子一直都活着在,他这些年,受了多少苦,吃了多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