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第三百三十五章 金銮殿(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明门外百官已是聚齐。

    张四纬,申时行两位阁臣,六部几位尚书都是昨日参加评卷的读卷官,都才到了不久。

    虽说没有御史礼部官员规范礼仪,但大明宫前百官却自动分出一条道来,让这几位重臣走到百官最前。

    申时行,张四维与几位尚书,如往常般简单说了几句,目光不时看向了那些新科进士们。昨日天子已是钦点了三鼎甲,并填了金榜,这一科的状元,头甲谁属,十位读卷官胸中早已了然。

    但新科进士,以及百官们都还不知道,所以试图想要从几位读卷官的目光中,读出些什么来。

    景阳钟徐徐敲响,张居正所乘的一顶乘辇停在大明宫前。百官们分在道旁,恭敬地躬身向乘辇作揖。

    百官皆要徒步入宫,唯独张居正可乘辇在宫中行走,这是天子给予这位辅国重臣殊荣。

    乘辇在大明门前停下,张居正的目光越过百官,看向那些穿着蓝罗衫的新科进士。

    张居正的目光来回了一阵,最后落在那位十九岁的少年身上。

    他在人群中并非显眼,但这一科如此年轻的进士,就那么几个,故而一眼就认出了。

    张居正的目光在他身上一顿,就转过头去,合目养神。

    而百官仍是不住向新科进士那眺望,心底虽有期待状元是谁?那个闽地少年,是否能三元及第,但不过想到片刻后即可知晓,也没太多急切。

    大明门开启,张居正的乘辇先一步入宫,至于文武百官分左右掖门而入。

    而守门指挥千户。检查门禁,辨视官员身上牙牌。

    “恭贺兄台!“

    “同喜!“

    听得宣旨去皇极殿觐见,众进士们脸色上都喜气洋洋。金殿传胪的一刻终于开始了。

    十年寒窗苦读,等着就是这一刻。

    身为会元的林延潮虚手扶了扶插着簪花的乌纱帽。手捧笏板,与新科进士随文武百官进大明门。

    如殿试时一般,单号走左掖门,双号走右掖门

    林延潮步履轻快起来,随着景阳钟步入宫门,跨过的门洞的一刻,越过宫墙的旭日正照耀在自己脸上。紫禁城宫墙和琉璃瓦上。

    紫禁城虽没有九重门,但五重宫门还是有的。林延潮帽插簪花,手持笏板走过了大明门,承天门,端门,来至午门之前。

    百官和皇室勋戚在午门前金水桥南排班。排班按照官位尊卑列队,文官位东面西而立,武官位西面东而立。

    而负责纠察的御史手捧着黄册名薄开始点名,若是官员有咳嗽,吐痰,笏板掉落。步履不稳失仪举止,也会被御史记下,听候参处。

    悠然的景阳钟已是停下。鼓声三响。

    午门之上五座城楼如雁翅般排开,白炽的日光照在琉璃瓦上,反射出淡紫色的光芒。

    两队身穿金色飞鱼服,顶盔贯甲大汉将军,迈步雄健的步伐自午门侧门,腋门而出护道排列。数百大汉将军叉着腰,手持金瓜、宝顶、旗幡站在奉天门两侧,盔甲光芒耀眼不容逼视。

    这时候一道又一道的声音从午门之后,由远及近地传来。

    “……金銮殿上面圣!”

    “……宣新科进士入宫。金銮殿上面圣!”

    传旨太监站在午门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