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楼的小会议室下来,确定左右没人后,憋了一股气的陈兴再也忍不住,直接向纪青辉问道,“青辉,这章组长是什么意思?”

    “说实话,我也搞不清为什么。风雨 ”纪青辉苦笑。

    “那你刚才向我使眼神暗示什么?”陈兴哭笑不得,他还以为刚刚纪青辉向他暗示是知道些什么,让他不要多问呢,没想到纪青辉给他来这么一个答案。

    “我是怕你一不小心就跟那章组长闹僵了。”纪青辉摇了摇头,道,“陈兴,你以前毕竟没在纪检系统干过,不了解章组长的为人,他这人很强势,不喜欢别人质疑,你刚才要是有意见,肯定会惹得他不快。”

    “就算再强势的领导,也不能不讲理不是,我就算是提出疑问了,他给我解释一下会怎么样?难不成别人多问一句,就是冒犯他的威严了?”陈兴一脸不快。

    “这怎么说呢,章组长这人的性格就是这样,为此也没少得罪人,不过上面的领导还是很欣赏他的,他虽然个性强势了点,但原则性也强,实事求是,办事效率也特别高,很多方面确实都比别人优秀。”纪青辉耸了耸肩说道,章明辰现在是组长,纪青辉也不敢在背后说他的不是。

    “我看他不是实事求是,是专断专横。”陈兴悄声嘀咕了一句,他想象不出一个领导连给下属任何质疑的机会都不给,这样的人会是什么好领导,亏他昨天看章明辰在宁德岩面前的表现,还对这人印象颇好,心想难得遇到一个脚踏实地不浮夸的人,现在看来,估计也不见得是那么一回事,在体制里也混了不少年头了,有几个人不是带着面具生活?章明辰在宁德岩表现出来的一面谁又能说是真实的?

    嘀咕归嘀咕,陈兴的声音并没有大到让纪青辉听到的地步,不是他对纪青辉不信任,而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尽管他同纪青辉相处得还行,纪青辉在今天这事上看起来也表现得挺仗义,但谁知道纪青辉会不会一回头就将他的话传到章明辰那去。

    “陈兴,我知道你在地方干过一把手,我想你的个性应该也会比较好强,所以才怕你跟章组长闹出什么不愉快,希望你理解。”纪青辉没听到陈兴说什么,继续道。

    “放心吧,我明白你的好意。”陈兴笑道。

    两人悄声说着话,下了楼就上车直奔云田,因为车上有司机,也是巡视组的一名工作人员,所以陈兴和纪青辉两人没再谈论刚才的事。

    近两个小时的高路程,再加上一段省道,抵达云田时已经是午十二点多,同纪青辉在驻地军分区招待所食堂简单吃了午饭后,接到陈兴电话的江海军也赶了回来。

    “海军,这两天有什么收获没。”陈兴示意江海军坐下,问道。

    “要说收获肯定是有的,我们得到一个消息,那李保关失踪的那天,最后出现的地方竟是宁双淇的家里。”江海军道。

    “确定?”陈兴一怔,眼里难掩惊讶,他和还记得宁双淇同他一块去医院还有李保关家里找李保关的场景,宁双淇的一言一行都很正常,也让人找不出任何毛病,而且就陈兴自己的观察和直觉,当时宁双淇在打不通李保关电话后那种反应也完全不似作假。

    “恩,确定,有人看到李保关从宁双淇所住小区出来。”江海军点着头,又道,“这消息我们也暗调查核对过,宁双淇那天在和我们分开后,突然回了家一趟,而那个时间段,李保关还没出来。”

    “这宁双淇还真是……”陈兴撇了撇嘴,这会都不知道再说什么,那天是他自个在场的,现在除了感慨宁双淇的演技之好外,陈兴已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