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奇严肃的表情未有任何变化,淡淡道,“洛师弟既知失手是常事,就要对弟子能否有效掌控功法格外注意,根基心性未到便不能传授。↑杂』志』虫↑”

    洛真子眼神一眯,冷冷道,“这就不劳长老费心了,长老还没有正面回答我的疑惑!”

    “适才争斗,诸位想必心下有数,若不是沈苍倏然施展冰天印,双方只怕仍在伯仲之间。既如此,依擂台之上的规矩,古某身为仲裁者断然不能插手。洛师弟难道有不同见解?”

    “伯仲之间?”洛真子微微沉吟,他当然想说沈苍远胜尚友昭,但只怕得罪了泓真子,转而恨恨道,“在场的弟子都是玄水阁未来的精英,不能有所损伤,古长老可要打上十二分的小心!”

    古奇道,“这是自然!眼下还剩六人,古某建议先做一番休整,待明日继续。各峰长辈既然要确保弟子无忧,那就要交代好哪些功法合用,哪些不合用。”

    此言一出,看似拿洛真子做筏子,故意回怼,却勾起了众人的心思。不仅观战的众人议论纷纷,玄水阁高层脸色也怪异起来,毕竟还有其余兄弟门派的在场,难道玄水阁弟子就这么娇贵,受不得半点损伤?那玄水阁便空有其名,再无一争之底气了。

    洛真子首当其冲黑着脸不答话。

    白雨泽如一团烟云,外人也看不出喜怒。

    冰怒在主台之下,须发随风飞扬,目光如炬。

    沈苍乃济世峰门下,他的落败,泓真子虽面皮有损,但历来气度宏大也不再去计较,听闻古奇之语却有思绪,便道,“古师弟,擂台比斗虽点到为止,然则的确排除不了意外,况且修行之道,步履维艰。依我看,只要对方认输便不得再行出手,除此之外各安天命罢!”

    白金道赫连途颔首道,“泓真子所言有理,我白金道弟子最讲求以力证道,历来杀伐果断,讲求的乃是一往无前的豪气。我看场内的六位弟子均是人中龙凤,吾门下弟子也是心向往之,愿意一显拙技参与比斗,也算是交流一番罢。”

    众人这才注意到各门派高层带来的弟子,竟出奇一致的一位筑基期弟子,一位金丹期弟子,看来都有相同的心思。

    果然,慕容白,紫瑛道长和朱虹日都纷纷表达一番意愿,身后的弟子气定神闲,显然早已做好充足的准备。

    玄水五真不动声色地交流一番,赫连途早不说晚不说偏偏此刻出言,颇有来者不善之意,不过该来的终究要来,玄水阁也不能示弱。

    泓真子朗声道,“诸位既有此意,玄水阁自然却之不恭。各门派人才辈出,羡煞吾等,吾等也正想一观各门派道法神通。说起来造化门之下许久未交流一番,实乃遗憾,此番造化门各门派济济一堂,可算得上多年未有的盛事了。哈哈哈!”

    众高层既然达成一致,其余四大门派势必要介入内门比斗了,古奇表现得毫不意外,命众弟子于场内集结。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青木观武青萍有礼!”紫瑛道长身后一青袍道者背负长剑飘然而出,身法灵动,真元内敛,却有生机勃发之意味。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白金道朝天华见过各位师兄弟。”白金道法门众多,堪称条条都可证道,眼下朝天华无疑是一位苦行者,一身白袍已然沾满洗不掉的污渍,满是沧桑的眼眸暗藏了世间的悲欢离合。

    “吾乃星星之火,笑看今日之燎原。南宫星有幸!”红袍修士体形矫健,霸气测漏,环顾玄水阁四周修士,竟有嘲弄之意。敢在玄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