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青鸟市,张凡又一头扎进了手术室,张凡回来的消息都吓哭了丁雷!普外需要升级的手术量太多,进修也没几天时间了,有骨科就全力做骨科,不管是关节还是脊柱,骨科手术没有,才去做普外。张凡带来了一些干果,给科室里分了一点,给手术室的小姑娘们分了点,虽然不多但是几乎人人有份。

    “张凡,边疆听说特别美丽是不是。”

    “张凡,等夏天我去旅游,到时候你接待我不。”好些个小护士,闲暇的时候就爱和张凡聊。在大型医院,今天考核明天学习,后天还要fā lùn文,压力很大。别看这些花枝招展的小护士,在医院干上几年衰老的特别快,而张凡呢,只要没手术,和谁都能聊到一起。因为他不抬杠,而且还是一个特别好的倾听者,嘴也牢靠听完从来不传小话。其实和她们聊天的时候张凡在系统里做练习呢,她们说的啥张凡几乎不进脑子。

    最后几天,熟悉张凡的各科室开始轮流的请张凡吃饭,算是提前欢送他了。手术室,平时穿白大褂、洗手衣的小护士们看起来张的也就一般般,可是脱下白大褂,穿上靓丽的衣服,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半年时间,张凡打动了她们,一个边疆来的小医生,用行动打动了她们,在她们眼里,张凡勤快、老实、人不错,能做个朋友。

    “喝,你今天一定要喝三大杯。”一个小护士咋咋呼呼的威胁着张凡。不知道的以为是酒,其实就是果啤。就是为了一个气氛,因为好些人都是二线班,喝酒误事。

    创伤骨科,丁雷含着泪水拉着张凡的手:“你tn的终于要走了。再呆下去,我都快挂了。单身汪真的惹不起啊!”骨科医生都是汉子,青鸟的啤酒不错,半年的时间,张凡精湛的手术水平,乐呵呵的心态,苦行僧般的求艺,让他们震撼且倾佩。泡一个月手术室,在座的都能做到,可泡半年,不是谁都能肝下来的。

    “来干一杯。希望张医生以后经常来青鸟市,不要忘记曾经一起工作生活过的朋友们。”王聪举杯,张凡醉了。青医给他的印象真是太好了,老师们倾囊相授,手术室放开了让他练手,和同事之间关系情切。真的太让人舒服了。其实这就是个特例。首先是国家zhèng fǔ的重视,导致医院也非常重视。第二,张凡本身就很厉害,能让研究生、博士叫老师,真的不容易。第三呢,就是张凡和他们没有一丝的利益冲突。他就是来进修的,算是跳出三界的人员。所以他感觉特别舒服。

    快走的一周,几乎天天都在喝酒,而且每次都喝醉,张凡酒量极差,不过好在醒酒醒的也快,躺上半小时,醒来没啥事。来了一趟青鸟市,还没好好转过。最后三天,张凡就在青鸟市的各个景点中度过。没办法去医院了,他都要走了,医院的医生护士太客气了,弄的他不自在。索性就不去了。

    最后一天,张凡专门去了一趟院长办公室,向院长告别,“要走了!希望这半年当中,在青医的生活能让你有所收获。接下来的工作中,不要忘记学习,记得今年报考研究生,不管怎样,想要在医疗这个行当中想要走的远一点,必须得提高学历。我也不多说了,送你一套书,希望你一路坦途!~”

    张凡站在门口给老教授鞠了一个躬,他用他的经验、胸怀感动了张凡。这是张凡医学路上的第二个领路人。一个真正成功的医生其实就是一个仁者。他用他的言行拴释了医生个名词。

    回去的火车比来的时候难熬了好几个等级。来的时候天气还不热,可回去的时候可是盛夏。绿皮火车又慢又破,各种臭脚、汗味,五十多个小时下来,张凡都有点恍惚了。他们一起来的儿科主任老黄一点事情都没有,刚一下火车,就说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