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陛下下旨,召所有皇子回京。”

    “请陛下下旨。”

    “请陛下尽快立下皇储。”

    时隔两天,天子偏瘫的消息最终还是传了出去,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文武大臣们着急上火。

    天子偏瘫,要命啊!

    更何况皇子不在,皇储未立。

    每一个为国为民,或是投机取巧的文武大臣,都是一蹦三丈高,都在为将来可能发生的混乱忧心忡忡。

    不能让天子继续任性下去。

    于是乎,文武大臣们少有的串联起来,冲进兴庆宫请命。

    说是请命,其实就是逼宫。

    天子偏瘫,天子已经活不长了。大家要为新皇继位努力。

    至于坐在龙椅上的天子是什么心情,无人关心。

    没有任何事情,比立下皇储更重要。

    看着黑压压的人头,感受着文武大臣们喷溅的唾沫星子,天子双目充血,左边半张脸,狰狞恐怖。

    配上僵硬的右半张脸,就像是择人而噬的厉鬼。恨不得将在场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撕了。

    天子活动自如的左手,死死地抓着椅子扶手,青筋突起,一个劲的颤抖。

    天子威严,乾纲独断,在此刻荡然无存。

    因为偏瘫,他不再是那个一瞪眼,就吓死一片人的天子。

    因为偏瘫,他身上的天子光环黯然失色。

    短短几天,不仅被人逼宫,很有可能进一步沦落为历史上无数个被朝臣架空的空头天子。

    他不!

    天子在内心呐喊,就算是死,他也要有尊严有权威的死去。

    这个朝堂,还是他说了算。

    “都给朕,闭嘴!”天子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原本威严十足的话语,因为偏瘫,毫无说服力。

    瞧瞧那些平日里装成鹌鹑的文武臣子,瞧瞧他们的眼神,他们眼中可有对天子的畏惧?

    “请陛下下旨,尽快召回在外的皇子。”

    “为大周江山社稷着想,请陛下尽快下旨,不要再拖延下去。”

    “早日立下皇储,早日安定民心。陛下,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京城dòng luàn吗?”

    朝臣们痛心疾首。

    此刻他们看着天子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一个昏君。

    你已经坐了三十七年的皇位,是时候退位让贤,让新皇继位开新气象。

    你还要任性暴躁到什么时候?

    难道你真要将皇位交给两岁的小皇子继承吗?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文武百官的眼神,慢慢的,从痛心疾首变成了谴责。

    你分明就是昏君。连皇位都不传承,还妄想长生不老,大好江山就快要被败坏啦!

    将来史书上,关于这件事,一定会大书特书。你一定会被钉在昏君的耻辱柱上。

    这是来自文臣的愤怒。

    他们掌握着笔杆子,他们要让开耀帝背上死后骂名,永世不得翻身。

    陛下,别闹了。边关不稳啊!赶紧立下皇储,定人心吧。

    这是来自武将们的呐喊。

    新旧交替,最忌dòng luàn。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