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车身子一颤,神色露出骇然,面孔瞬间苍白,身子下意识的踉跄退后几步,喷出一大口鲜血后,更是急急后退,整个人升空,就要离开此山。

    他心脏砰砰加速跳动,被恐惧取代了全部心神,他从未想到过,在这天寒宗的第九峰上,竟有这么可怕的人存在。

    那可怕的双手,那似掌握了生死的双手,那让他心神震动,出手便自身重创的双手。

    “就这么走么了……”一身白衣的二师兄,依旧微笑,看着子车,那笑容很温和,没有喜怒,但这话语传出的刹那,却是这整个第九峰上所有的花花草草,齐齐一抖。

    “我以前不出手,是因你们从未碰触第九峰的底线,虎子挨揍也就罢了,他皮糙肉厚,多挨些揍睡一觉就好。”

    二师兄微笑说着,整个第九峰的花花草,在一抖之下,一股惊天的气息轰然爆发出来,这股气息,蕴含了无尽的生机,那是整个山峰的花草同时释放出来。

    子牟神色大变,他疾驰后退间内心暗自叫苦,在他看去,这第九峰的人其他都是废物,可唯独眼前这个男子,不是!

    其可怕的程度,如同怪物!

    “气息一动,牵引全部花草………这不是普通的蛮术,这……”子车倒吸口气,退后中在其身后,那暴风雪组成的巨大人脸,赫然凝聚出来,向着二师兄发出了隐隐的低吼。

    “可这一次你踩坏了我的很多花草,碎了虎子的葫芦,还要来伤我的小师弟,这件事情不好……“二师兄轻叹一声,在其那不好二字说出的刹那,整个第九峰的花花草草,赫然全部升空而起,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铺天盖地,直奔子车而去。

    子车神色骇然其身后的那风雪人脸立刻将其笼罩,后退中要去抵抗,但那风雪人脸在碰触这些无数花草的到那却是轰然爆开。

    它的爆开,天地轰鸣仕作了无数雪花飘落,与此同时,其内的子车再次喷出鲜血,面色一平子惨白还没等其再次退后,那些花草便直奔他来临,瞬间将其身体环绕,更是有不少生生钻入他的体垩内,使得了车在这一刻看起来如同一个植物人。

    他身子颤抖,一头坠下时又被那片花草卷着,拉回到了第丸峰上。

    “我不杀你,罚你在第九峰为我三师弟把葫芦重新做好,然后夜里帮我去看看,到底谁在偷我的花草,至于其他的时间,听从此山之人的吩咐,比如照顾我小师弟在离开此山时的安全。

    如此这般,三年为限。”二师兄依旧温和,含笑说道。

    此刻,虎子带着愤怒的大吼,从其洞府赶来,一把抓住被花草覆盖了全身但却没有昏迷的子牟,狞笑着拎着其身子。

    “你奶奶的,敢碎了你虎爷爷的葫芦,你等着,看虎爷爷怎么调教你,该死的,我带你一起入梦去。”

    子车眼中露出愤怒,但他全身上下此刻似失去了一切力量,被这他之前看成是废物的虎子拎着,一种屈辱之感弥漫了全身。

    就在这时,天空上有两道长虹来临,露出了其内寒沧子与其同伴的身影,她二人站在半空愣了半晌。

    “有贵客来临,可是来看望小师弟的?”二师兄看着天空上这两个美丽的女子,笑容更加温和。

    “沧兰……见过二师兄。”方沧兰呆了一下后,连忙向着二师兄欠身一拜。

    其旁那女子”面色铁青,瞪着苏铭身旁的这个温和的二师兄,又看了看被虎子拎着身子,渐渐,走远的子牟,但却没有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