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 第七十九章 一叶而知秋(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三七中文小说网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止太可怕了。。。

在他幽深的目光下,好像一切都无所遁形,只不过一日的功夫,他便将所有的一切连根给挖了出来。

准确的洞察,决断的行动,冷静的判断,这些,与容止温雅的外表截然不同,也显示出他的手段是何等的圆融犀利,这与桓远的生涩是截然不同的。

也因为此,柳色越发的害怕落在容止手中,他看不透这个人,根本无从猜想会有什么后果。

楚玉想起容止昨日说过的要仗杀幼蓝的话,虽然已经对他改观,但是他手段冷酷狠毒,这却是事实,当下便要摇头。即便柳色该罚,也不要太过狠戾为好。

楚玉虽未说话,容止却仿佛猜出了她的意思,又道:“公主请放 心,我不会无辜苛待柳色,只不过见他天分惊人,埋没了未免可惜,倘若教导一番,可做桓远的帮手。”

容止提到桓远,楚玉也想了起来,桓远接掌府内事务也有了一段时间,很是尽心尽力,可是始终成效上不来,对府内其他人也没有统领的魄力,自打她得知容止并非敌人,便打算将权力转交回给他,如此也算是减轻了桓远的负担,而桓远,她则另有别的打算。

楚玉才这么想,便见容止微微摇头,漆黑温润的目中流露出少许不赞同之色,正要细问,却听他道:“公主,我们到一旁再说。”

两人走到院中,容止站定便张口道:“公主不可。”

楚玉反道:“如何不可?”她尚未说,他便知道她要做什么了么?

容止幽深的黑眸几乎与夜色漫成一片,他轻声道:“公主待我前后大不相同。我如何不知公主所想,只是不能如此。公主,虽然我重新掌管事务,是再方便不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桓远?他会如何想?”

楚玉陡然清醒,也明白过来容止的用意。假如她将刚交给桓远将掌管不久的事务再交还容止,这自然是维持正常运作地最好办法,而桓远也可以从中脱身,可是问题在于,这么做,几乎等于当面给桓远一个耳光,等于是告诉他,因为他太无能了。才不得不让容止重新执掌事务。

容止反对这么做,便是为了保护桓远的自尊心。

凝望楚玉,容止柔声道:“公主,倘若你给予了桓远信任,却又忽然在此时收回,他会受不住的。”

这与他对桓远的打击不同。他与桓远平素并不相合,来自于他的打击。仿佛一种敌对的磨砺,可是楚玉对桓远,却是委以重任在先,桓远初上手事务,尽心竭力。已是疲惫不堪,任何人都能看出他地憔悴,倘若楚玉此时收回桓远的掌权,便是全盘否定了他之前所做的努力,就好像两人同一阵营,但是楚玉却在桓远不设防之时,背后捅了他一刀。

楚玉先前急于夺取容止手中权限,两人之间的权力移交太过粗暴。导致桓远身负重担疲惫不堪。现在的桓远,需要的是他人给予的信心与信任,倘若没有,身上压力过重的他,也许真地会被粉碎。

想明白前后,楚玉冒出一身冷汗,假如容止没有提醒她,那么她可能真的会说错做错。行动表明态度,就算她事后努力向桓远解释,可是破败的信任却是再也不能挽回来。

幸好有容止。

思及此。楚玉抬手想要作揖,但是又忽然想起自己身穿女装,这姿势不伦不类,又中途放下一只手,想起拍容止肩膀表示感谢,可是转眼间她面色变了一变,手强行的在空中转了个弯,掩饰地摸上自己的下 巴。

忽然的生疏起来,是因为楚玉想起一事。

方才容止说,桓远的自尊会被伤害,那么容止呢?被她叫来地越捷飞打断骨头,养伤期间被趁机剥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