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 第七十章 疾驰马车中(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三七中文小说网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容止是楚玉半途给硬拉来的,她拽着天如镜步出东上阁,正要往公主府外走时,却忽然想起曾听说容止的医术在公主府内是最为高明的,虽然不清楚到了什么程度,比之宫中御医如何,但是死马当作活马医,顺道带上他,也算是有备无患。

    楚玉自己生了一会而闷气,慢慢的也平静下来,现在不管怎么样反正是到了这一步,她就算再怎么郁闷也改变不了事实,静下来后,她开始注意到车内两个人。

    此时容止已经收回了观察楚玉的目光,转而投向坐在车内另一侧的天如镜,他很仔细的看着天如镜,剖析的目光好像连被观察者的每一根头发都要切开来看看,这时候楚玉不得不佩服天如镜的定力,假如她被人这么看着,铁定浑身不舒服,亏他还能平静如初的与容止对视。

    楚玉不说话,容止不说话,天如镜也不说话。

    车内一片诡异的安静,只有车轮和马蹄声贯耳而过。

    容止和天如镜两人的年龄看起来相仿,而气质也有些相似,都是像玉一般温润,像云一般高雅,可是仔细分辨,却是天渊之别,一个好似天上明澄之镜,剔透清澈,一个宛如渊底无尽之潭,深沉悠远。

    容止嘴角扬起一个微笑而奇妙的弧度,他望着天如镜,慢慢的道:“你就是现任的太史令?虽然曾经听闻大名,但如今还是头一次见到你的模样。”

    天如镜淡淡的道:“我也知道你。”

    车壁的内侧贴着雪白柔软的毛皮,容止靠在皮毛上,身上雪白的衣衫与身后几乎溶为一体,他纯黑色的眼眸中泛起一丝浅浅的波澜,很快有湮没在无尽的幽深之中:“他提过我?”不等天如镜回答,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道:“你和他……前任太史令,是什么关系。”

    前任太史令?

    楚玉猛地想起来,上回听王意之说。提出化学试验方法雏形建议的,便是前任太史令,楚玉这回找来天如镜,除了想要利用他达成目的外,还想顺便问一下他前任的去向,怎料还没问到点子上就被给打断了。

    听容止的口气,他似乎和前任太史令打过交道?

    天如镜的回答很平和:“他是我师父。”

    容止点了点头,道:“几代太史令都是由你们云锦山一脉传承,你与他的关系我原也能猜出,只是不求证一番,总是心有不安,既然你继承了太史令之位,那么……”他的嗓音陡然幽冷,仿若浸在寒冬的雪水之中,“他……呢?”

    这话问得极好,也是楚玉想知道的,前任太史令呢?去哪里了?

    “师父已死。”天如镜静静的说,他说这话时神情依旧冷淡漠然,好像死的并不是至亲的师长,而是一个毫无关联的路人。

    容止眼波温柔的望着天如镜,很慢很慢的道:“原来他竟已死了……真可惜。”他说话原就轻缓低慢,马车行驶之间,几乎将他的声音完全盖住,只余些微纤细游丝在空气中漂浮。

    楚玉也想跟着说些节哀顺变什么的场面话,虽说人家看起来并不怎么哀伤,可是连容止都说了可惜,想必那位前辈是个不错的人,她也该表示表示……

    还没张口,却又听见空气里飘来容止轻慢的声音:“这样惨淡收场一死了之,可真是不像他的为人,不过你既然是他的传人,我也不会怀疑你说的话,云锦山一脉的正统传人,从来不在这种事上说谎的……虽然此时应道节哀顺便,可是我还是想要说,这是我四年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他死得实在太好了,听闻他的死讯,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