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 二百六十三章 谁在股掌中(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三七中文小说网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扯谎!

骗人!

睁眼说瞎话都不会脸红的么?

什么在平城没有产业?只要他愿意,以他的本事,想要几套房子还不是举手之劳?

楚玉足足呆了好久才找回自己说话的能力,想到方才容止所说,这是宅子是属于他的,立即便忆起,宅子的一个偏院中,种植着大片竹林,格局也与原来公主府容止的居所有些相似,她原以为只是巧合,因为那角落太偏僻,就没安排人住,如今想来,却是早有预谋。

瞪着容止一脸无辜的笑容,楚玉的牙齿忽然就有一点痒,很想亲自咬容止一口。

但楚玉也知道,她纵然不情愿,也不能改变什么,容止定然是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才露面与她交涉,如今她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他住进来,否则他一定还会找到别的办法。

自然,她也可以自己搬走,但是一来在平城找居宅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二来,就算找到了,也不能避免容止再度设计,还不如干脆索性如他所愿。

按下冲动,楚玉冷诮地一笑,让开门口:“想要就近监视我的话,那边请进吧。”思来想去,她只能为容止的行为找到这么一个借口。

因为真正的原因,在最不可能的方向,而那个方向,则是楚玉绝对不可能去思考的。--就连梦里,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幻想。

也因此,容止所有的异常,甚至洛阳城外昭然若揭的亲吻,也在有意无意的曲解下,轻易被忽略过去。

真心想要回避什么的时候,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会朝自己预设的角度思考。曲解和误会,这只是开始。

容止顺利登堂入驻,身后仆人搬着用具家什跟着鱼贯而入,他对宅院路径早已熟识,不须人带领,便自己道而行。容止脚步不停,身后的人也顺序尾随。远看去正像一条长龙,蜿蜒曲折地,足有二三十米长。…m.

楚玉与他并肩走着,再回头细看身后地长队,只见有的人手捧书本。有的人肩抬箱柜,有的人平端装饰摆设,各式各样一应俱全,看来容止似乎有在她家长住的打算。

幼蓝从主道对面走过来,远看着这条长龙她便有些奇怪。待走得近了,一眼瞧见与楚玉并肩而行的白衣少年,当场骇得松了手。手中托盘落在地上,白瓷碗碎成了好几瓣,碗中雪白的鱼片粥流淌了一地。

“容……容公子……”脸色霎时刷白,幼蓝微弱地声音颤抖得如同风中的落叶。

算起来,从建康到洛阳到平城,一直还在楚玉身边的,除了桓远等人外,便是幼蓝了。在建康公主府时。她是楚玉的侍女,在洛阳楚园时,她还是楚玉的侍女,而来到平城,她依旧做她本分地工作。

带她离开建康时。是因为她身为楚玉的贴身侍女,楚玉想做什么。并不能完全瞒过她,二来她没有家人,离开公主府后无处可去,便一直跟随着楚玉,默默地走过这么远的路途。

容止瞥了幼蓝一眼,又转向楚玉笑道:“你倒是很念旧啊。”

楚玉面无表情,道:“幼蓝,你先退下吧,今后他要住在我们这里,不过你不必理睬,他的人自会伺候。”

幼蓝低着头,胆怯地应了一声,她尚未退开,便有一条红影紧跟着出现在前方院落门口:“怎么回事?”原来方才那一番动静,竟是将住在这不远处的花错给惊动了。

花错手上握着出鞘地长剑,脸上还挂着些许汗珠,似是正在练剑,他和幼蓝一样,也是一眼瞧见了容止,原本冷漠的神情,刹那间变得铁青严酷。

楚玉心中一惊,暗叫糟糕,她方才只想着容止住进来后她应该怎么样,却忽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