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 第一百二十章 皆是无情人(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三七中文小说网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玉定定的注视他眼中化不去的冰雪,许久才慢慢的道情之人,不在乎墨香的生死,可是你对我说的,便是真话么?”

焉知道,他昔日是否也曾对墨香说过什么话。

现在她就在他面前,他可以自然而然的说出在乎,可是倘若有一日她不幸的故去了,他会否也会如此若无其事的,冰雪无情的微笑着,对另外一个人说“我本是无情之人”?

心脏微微收缩着,隐约的寒意缓慢而坚定的围拢过来。

胸口发着冷,楚玉面色却是一片的平静,望着容止眼睛一眨不眨。

容止神情不变,动作也没有丝毫变化,他躺在青石台上,身姿慵懒到了极点,眼底却料峭而孤寒,他依旧冰冷的轻笑着,道:“公主难道想看我为了墨香伤心欲绝?可是公主……”他的语调柔和低缓,语意却藏着锐利的锋芒,“我伤心,有什么用?痛恨,又有什么用?我该视谁为敌,以谁为仇?我要为了什么雪恨?用什么来洗刷怨怼?”

楚玉被他一连串的问话问得心头巨震,是的,他伤心有什么用?痛恨又该如何?杀死墨香的人是刘子业和宗越,她也是原因之一,难道她要让容止去找这几人复仇不成?难道她潜意识里,竟然是希望容止怨恨她么?

他不恨她,她会为了墨香不甘心,可是倘若他恨她,她自己却又会不开心。

一边是她不甘心,一边是她不开心,她又要如何让容止选择?

楚玉呆呆的站着,默默的道:是了,其实她才是最最没资格质问他的人,那时候。她为什么没有扑上去阻止呢?为什么她竟然会害怕得不能动弹,连语言的能力都失去了呢?

假如她不是那么的没用,也不会发生这桩惨事吧?

瞥见她神情的细微变化。容止忽而又温柔地笑了笑:“没有用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而多余地爱恨,我也极为吝啬。”他缓缓的站起来,站立的落脚地与楚玉几乎贴在一起,楚玉看着他几乎贴上自己,眼睛望着在眼前的光洁下巴和嘴唇,以及他优美的颈项线条,却是一片的茫然。

容止让开两步。转过身去,淡声的道:“公主,当断不断,必受其害,手握权柄的人。必然执掌一柄生杀予夺之剑。剑有双刃。一面对敌,一面朝着自己。纵然心里面有万般的不舍。可是为了某个目地。还是应当抛弃一些东西,倘若您做不到狠下心。还是尽早的离开这是非之地的好。”又想温柔良善,又想身居高位,又想保全所有人,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

就算是他和王意之,也做不到这一点,更何况区区一个楚玉?

王意之便是早早的预见这些,才不欲牵涉入名利之中,甘心放浪纵情,而他入局太深,开弓莫返,不能退,也不愿意退。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永远没有什么是十全十美完满地,获取什么便要失去另外地什么,他在很早以前,便已经知道。

容止地话,好像在空气里盘桓了许久,才传入楚玉的耳中,又兜兜转转地映入脑海里,当楚玉体味出他话中地意思时,容止的身影已经消失不在,不知道去了何处。

楚玉没有去找,她站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竹林地芬芳和寂寞将她包围,清透的气息洗涤她纷扰杂乱的心灵,许久之后,她转出沐雪园,快步的前往隐香苑。

隐香苑是墨香生前的住所,而此时在院子里立着墨香的衣冠冢。墨香身死的时候还是夏末,天气十分炎热,楚玉担忧将尸体运回来路上腐烂,便命人将他安葬在山阴县的公主府那里。

而回来之后,容止又让人整理墨香生前的遗物,取了一套衣冠鞋袜和墨香常用的器具,在隐香苑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