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十月,月票一千八加更奉上)

    次日早,旭日东升,从屋内出来的庄友和苗毅碰头在一起。

    “庄行走,干嘛这样盯着我看?”

    “你怎么每天晚上都跑出去?”

    “哦!没什么,一个人寂寞难耐,出去和"qing ren"花前月下了。”

    苗大殿主说的是实话,庄友却嗤之以鼻摇了摇头,显然当苗毅胡说八道,另换话题道:“你今天还去那个什么‘集市’?”

    苗毅道:“没意思,宫主不是说明天才会露出狐狸尾巴吗?我点完卯应付一下就回来,明天再去看热闹吧。”

    庄友点了点头,显然也正有此意,“风北尘也不知道搞什么鬼,请了人来赴会,竟然连流程也不透露。”

    苗毅呵呵道:“估计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吧,怕透露了风声会把人给吓跑了,只希望这个惊喜不要太过惊喜,别惊喜得让大家下不了台。”

    庄友哼哼一声,“老弟,你还别说,搞不好还真是你说的那样。宫主不是说了嘛,国之间向来筵无好筵会无好会。”

    两人说着话来到了程傲芳的门口,各自站了一边,垂手等候。

    不一会儿,程傲芳从屋内走了出来,两人行礼后跟在了她身后去见君使。

    走在前面的程傲芳边走边说道:“向君使请早后,‘集市’那边我就不去了,你们两个若是想去逛。自去吧。”

    “是!”两人应了声,相视一眼,貌似在说。看来宫主和咱们的想法一样。

    来到正厅,见到了风泽、竺上坡和晏秋后,才知君使一大早就接到了玲珑宗那边的什么通知,已经去拜会无量天的三爷宗镇去了。

    没办法,没见到君使的面不好自顾自离去,大家只好等在了正厅外面的院里。

    也没等太久,岳天波领着两个侍女掠空而回。众人行礼,“参见君使。”

    岳天波抬了抬手示意不必多礼,人也没往正厅去。直接站在院里对众人说道:“刚接到玲珑宗的通知,今天风北尘也露面,今天怕是要出正题了,大家都打起精神来。小心应对!”

    “是!”众人拱手领命后面面相觑。都有点意外,这风北尘还真是有意故弄玄虚。

    “走!”岳天波招呼一声,领了众人快速离去。

    苗毅第一个动作便是抱庄友的大腿,也不是抱大腿,而是差点没抱上胳膊差点错位抱上了大腿,幸好这厮手速快,抓住了庄友的手腕。谁叫他飞不快,只能沾沾光。其他人又不熟悉。抱程傲芳的胳膊估计会被程傲芳给打死,程傲芳可不是老板娘能随便给他乱摸乱捏占便宜。

    庄友也习惯了。他不想带上苗毅也不行啊,都是跟着宫主来的,同在木行宫当差,在外面人面前总是要表现出和睦相处的样,否则程傲芳第一个会不高兴。

    庄友心只能是暗叹一声,累赘啊!

    地方还是昨天那个大盆地,盆地内的摊位已经全部清除掉了,四周的山峦上摆了方座位,围盆地环形布置。五方露天,有一方,也是最高的山峰上搭起了一个大台,四周悬着白色纱幔,里面有隐约可见的金碧辉煌摆设,不用说,肯定是给风北尘准备的。

    其他五座较低的山峰上清理出了阶梯平地,摆好了一张张长案。

    坐这些位置的人才刚刚陆续来到,譬如岳天波这一帮,有玲珑宗的弟过来告知,“五方位置不分尊卑,先来者先选,不知君使选哪一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