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佛二人的反应明显有些吃惊。

    之前听天剑禀报,妖僧再次石化是昨天的事,按理来说,妖僧每次石化后再破壳需要三天,这一点无论是天剑这段时间的亲手验证,还是从三尾妖狐嘴中得来的消息,都是如此,都说要三天才能破壳恢复。

    这次怎么一天都不到就要破壳?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而且上空不断砸落下来的石头不时敲响寺庙内的钟声,可是却无法再阻止石化神魂的龟裂。

    此情此景,两人免不了惊疑多想,难道是阵破了的原因?可是妖僧的神魂并无法力,难道这妖僧一直在装?若真是在装的话,那又为何要装?难道这么多年一直留有后手在装?莫非这妖僧有什么企图?

    青、佛神情凝重,死死盯着里面,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动手,可二人身上的法力压制还在慢慢松动,还没彻底松开。

    青主一脚踢飞滚到脚下的一块石头,石头飞撞在门口虚空处,一道光波涟漪反弹,砰一声将石头给震碎成了齑粉,但威力明显没有之前大了。

    这意味着封印禁制的威力也在大减,但是禁制仍在,凭两人还未恢复的法力未必能冲进去。

    两人紧盯里面,做好了随时冲进去的准备。

    寺庙内渐渐裂开的石化神魂突然绷直了双腿翻身躺在了地上,咔嚓露出了一截闪着金光的腿。

    呼!石化神魂突然硬挺挺地笔直站了起来,妖僧南波的石像正对门外二人,身上的龟裂纹路越来越多,金光越来越盛,石头似的碎壳从头部开始一块块裂开脱落,砸落在地碎裂成烟,不见粉尘,飘散如烟,消失于冥冥之中。

    那闪着金光的真容渐渐剥壳而出,有眼无珠的空洞火眼闪烁跳跃,目光慑人,还带着几分以前没有的锐利。

    青、佛二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火焰目光看他们似乎就像看蝼蚁一般。

    所有外壳脱落,妖僧南波的金身重现,发出嗡嗡之声道:“看来你们真的把阵给破了,想必动用了不少人手。”

    青主看也不看,直接挥手打开了一块从上而落砸向自己的石头,冷冷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的死期?”妖僧南波反问一声,忽仰天哈哈大笑,笑的肆意猖狂,笑的青、佛二人心中发虚,好不容易笑声止住了,他轻轻摇头叹道:“说你们是草包,你们还不信,就凭你们两个草包怎么可能杀的了我。”

    双手合十在一起,发出轻微呢喃梵音,“咪嘛呢嗡……”

    青、佛二人不知他搞什么鬼,但已经是高度警惕中,看了看周围,也没见其他人有任何异常。

    崖壁上滚落的石头稀落,地面的震动也稳定了下来,几乎在这瞬间,两人感觉体内轰一声,压制的法力终于彻底松绑。

    青主挥手掀起地面一块大石,砸向寺庙门口试探。

    轰!却不妨斜杀出一条人影,一剑轰爆了石头,碎石乱飞,有些直接射进了寺庙内,无任何阻拦。

    毫无疑问,封印大阵已破,妖僧南波的神魂站在寺庙中无动于衷,没有任何慌忙逃窜的意思。

    青、佛二人更是大吃一惊,只见天剑横了支硕大巨剑在手,两眼通红,拦在了寺庙门口。

    不仅仅是天剑,左右飞来一群大将,拦在了寺庙门口,一个个两眼通红,虎视眈眈地盯着二人。

    更有周围,大批人马围了过来,看那意思是将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